【圖片來源:YouthCamp 全面啟動FB粉絲頁】

不久前,Phimedia 在新生命教會於關渡基督書院舉辦 2012 Summer Youth Camp 營隊中,針對媒體趨勢與社會文化,與營隊的學員們分享了一些心得。一如我們所推廣的概念:影音應用比圖文來得吸睛,簡報中的影片博得更多掌聲,並不讓我意外。

 

但是 We are the future 行銷影片,以及 Curator 策展人卻引起最多迴響,讓我不得不更加重視這兩個概念已經是現在進行式的事實。


We are the future 原本是 2011 年行銷論壇的宣傳影片,藉由假設未來十年的媒體環境,激發多元的討論,後來持續在網路上發酵,引起不少爭議,不喜歡的人甚至多過喜歡的人四倍。

影片中的小朋友以嚴厲又挑釁的口吻陳述行銷人員不懂未來的媒體環境。無法洞察消費者已經不再是沙發上的馬鈴薯,不甘於被動的接收訊息,反而善於利用社群力量口碑,能讓無名小卒一夜之間爆紅,例如「淡定紅茶」;也能一夕之摧毀一個知名品牌,甚至推翻一個霸權國家,例如「茉莉花革命」。

 【圖片來源:Even Wu 的網路創作】

一對外國情侶在學生餐廳吵架的超長故事,在一夕之間傳遍台灣各大社群網站,這是多少社群行銷人員夢寐以求的宣傳效果,卻只是網友無心插柳,柳成蔭的玩笑舉動。

來自四面八方,各種年齡性別的 Youtube 網友是基於什麼樣的心情投下「不喜歡」這一票,我不敢妄自揣測;但我清楚知道,參加 2012 Summer Youth CAMP 的大學生,在影片結束那一瞬爆出的如雷掌聲是假不了的。

大學生正即將成為社會消費與生產主力,他們的意見更具有代表性。行銷界和媒體界的朋友們,你們看清楚身旁這群年輕人了嗎?

我們身處的年代,媒體產製已經不再是特定人士的專利,傳播科技日新月異更加速了這個進程,User Generate Content 捧紅了部落格,成就了 YouTube,也讓社群網站的價值不斷水漲船高,一時似乎還看不到盡頭。

網路確實徹底改變了媒體,現在每個人都是媒體,隨時都在分享訊息,但是未經整理爬梳的資料是毫無意義的,尤其當你想要經營個人品牌或企業品牌時,更是必須說出一套動人的故事。

以下圖為例,一個個樂高積木,充其量是眼花撩亂的收藏,但是你想傳達什麼訊息呢?恐怕連你自己都不曉得。

 

換成這張圖呢?三歲小孩也能看出耶誕節雪地裡的歡樂氣氛,這就是「策展 Curation」:搜尋、組織、重新包裝,並將故事分享給社會。

 

做為一個 Curator 難嗎?依照筆者的觀點,這是知難行易的差事。「難」在好故事千載難逢,「易」在工具與製作門檻越來越低。

從前,做個烘培雞 Homepage 很難,部落格發明後,幾乎是只要你喜歡沒什麼不可以。

從前,開個攝影展很困難,現在有智慧手機、數位相機和網路相簿的協助,隨時隨地都能分享你的照片。

從前,拍電影簡直要傾家盪產,現在微電影當道,任何人都可以將作品上傳 YouTube,這是從前電影業無法想像的事實。更甭論 2012 上半年最賣座的電影「復仇者聯盟」的部分特效鏡頭,也利用一般消費者能買得起的全片幅 DSLR 進行拍攝。

如今,就連技術門檻極高的 3D 電腦動畫都要飛入尋常百姓家了。知名遊戲戰慄時空開發商 Valve 推出的 Source Filmmaker,讓 3D 電腦動畫的難度大幅降低,只要你懂電玩遊戲,再多一點巧思,就能完成自己的電腦動畫。

 

Source Filmmaker 簡介 [中文字幕]


無論是個人或是企業,成為媒體只會越來越容易,試想行動網路、iPhone、雲端服務這五年帶給世界多大改變?We are the future 影片中嗆聲的事情正在成真,你準備好打造新世代的媒體,成為策展人 Curator 了嗎?